啊庄庄庄庄球

我他么再说一句爆隔开右的你莫挨老子
休想碰老子半分我去你丫的,滚。

佐鸣胜出only 雷勝隔开右 对家请不要关注
绑定文手@千屿 画手CP@云川贝母

【胜出】少年爆豪的烦恼

飞往有我爱着的你所在的世界!!!!


千屿:


Attention:


OOC 非熟人请不要私自转载


给 @多用途tube子 的生贺!祝新的一岁天天开心!写的很匆忙对不起……(>人<;)


近万字完结,neta美国914航班失踪事件





00


 


“CA4715航班,收到请回答。”


“CA4715航班雷达定位消失,最后位置是在……”


 


01


 


爆豪胜己从小就认识了邻居家的一位长得单纯非被他形容成愚蠢的少年,在他六岁的时候人家就已经十六还是十七了,他们得有着十年左右的年差。


身为长辈明明多少都应该抱有一点尊敬的态度,但是爆豪胜己唯独对这个蠢得不可收拾的、脸上还有雀斑的少年有着莫名的敌意。少年和他微胖的母亲初来乍到搬进他们的隔壁时,初次见面就已经在小朋友的脑海里植下了“这家伙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蠢蛋啊”的印象——原因是少年帮母亲一同制作送给街坊邻里的蛋糕,却把食用盐当成了砂糖。爆豪胜己第一口塞进嘴里以后就完全不给面子地一股脑儿地吐了出来,把还没有品尝过的站在旁边做家务的爆豪光己气个够呛,抓起来就是一顿教育。


然而第二天少年和他的母亲挨家挨户过来道歉了——剩余的蛋糕做了第二天的早饭,少年把第一口蛋糕塞进嘴里的时候做了和爆豪胜己如出一辙的举动。


 


爆豪胜己站在爆豪光己的身后,他在两个成年人和一个高中生面前太过矮小,只能在他们都看不见的地方默默翻了个白眼。


 


02


 


因为住处真的离得太近,让两家人互相来往得频繁。爆豪胜己有意无意间也观察了少年的些许生活——比如朋友不太多,但是足够交心;又比如很爱一个人傻笑,无论发生什么脸上都是一副蠢到爆的笑容。他对少年的过去略有耳闻,听说在原来的学校里饱受欺负——爆豪胜己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欺负”到底到了一种怎样的程度,但听闻的时候还是吃惊之余又觉得在意料之内。


少年曾在他家待过一会儿,想要帮忙做点料理却又笨手笨脚地把果汁淋了一身。爆豪光己拿出了一件爆豪胜的旧衣服,让他到爆豪胜己的房间里换上。爆豪胜己坐在自己屋子里的床沿,看见少年的手臂有星星点点的痕迹,那很明显是人为造成的疤痕。


 


“废久。”


少年的名字是绿谷出久,在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这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爆豪胜己呼唤绿谷出久时用的称呼。


“你的手臂是怎么了?”


 


六岁的孩子王尽管看上去比同龄人早熟了许多,但接受能力尚浅。绿谷出久摸了一把自己的手臂,加快了套上衣服的动作。他似笑非笑,看不出来是什么心情。可是绿谷出久并不是一个很会隐藏自己情绪的人,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就连头都要比平常多低垂了几个角度。


 


“唔……”他抽了抽鼻子,“被烫的。”


“什么?”


“之前有一些坏小子,他们做了点儿过分的事情……不过这些早就已经不算什么了!”


绿谷出久笑着。


 


“你的意思是有人欺负你对吗?”


爆豪胜己“腾”地一下就从床上跳下来——鬼知道他在发哪门子脾气,落地的时候还不自觉地用了点狠劲,就连地板都发出了碰撞时的“咚”地一声声响。


孩子王快步走到绿谷出久面前,直勾勾地盯着少年的面容。他曾经看着这张脸有多么的不舒心现在就有多愤怒。爆豪胜己的确是个天才,纵使让人评价到偶尔暴戾到不近人情,可这并不能掩盖他仍然有着一个敏感神经的本质。生而为人,如何不去体会到人类的七情六欲?


“是谁?”


孩子王的眼神愈发深邃好似要蹦出利刃。绿谷出久看着他眼睛的瞬间晃了一下神,心里有些微妙,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情感在他的心理作祟。


“是以前学校的同学,但这些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他尽量舒缓自己的语气,好让这件事情听上去没有这么可怕——当然,如果能够把这个话题给转移掉是最好的。


 


爆豪胜己怒气横秋地瞅着绿谷出久手臂上星星点点的、可怖的疤痕。孩童不知道痛觉的程度,但知道这是一件让废久感到“痛”,让废久“不开心”的事情。明明年岁还小,绿谷出久却觉得爆豪胜己用眼神把那些让自己痛不欲生的小伙子给千刀万剐了无数遍。


绿谷出久揉了揉六岁小孩的头,小孩儿的头发像本人一样爆炸似的一根根竖了起来,但意外地、摸上去倒是有点软。


 


“没事,不痛了。”


“不痛吗?”


爆豪胜己皱着眉头,试探性的碰了一下绿谷出久的疤痕,好像这伤还是新鲜的,如果被人触碰到的话还会痛,会让绿谷出久掉下眼泪。


他最烦的就是看到绿谷出久哭了。


 


“不痛了。”


绿谷出久干脆牵着爆豪胜己的手直接覆在了自己疤痕累累的手臂上。新皮和旧皮搭在一块儿坑坑洼洼的,爆豪胜己还小,手上的皮肤很嫩,摸上去的时候——特别是触碰到了重新生长的那些块儿皮肤,心里震颤了一下。新皮有很多褶皱,让他觉得自己在摸一个垂暮之人的皮肤。


 


“少皱眉,怎么小小年纪的就要变成老头子了。”


绿谷出久用大拇指搓揉着爆豪胜己紧紧皱着的眉头,稍微使了点儿劲,因为小家伙似乎想要和他抗争到底,如果绿谷出久让他不要皱眉那他就一定要皱。


也许是小孩子的叛逆,绿谷出久本来是这么打算的,但是爆豪胜己死死盯着绿谷出久手上的疤痕,死死盯着,视线根本没有转移到别处。


 


——然后眼眶里氤氲了一层水雾。


 


这是绿谷出久第一次看到爆豪胜己掉眼泪。绿谷出久完全被惊到了,原来爆豪胜己皱眉除了愤怒,其实还在压抑自己的酸疼的眼眶,让它们不要在绿谷出久眼前示弱,掉下弱者专属的泪水。这是不应该在爆豪胜己身上出现的情绪,他就算现在只有六岁,但绿谷出久每每看着他的脸,似乎都能透过时光看到一个成熟的爆豪胜己——


他从骨子里就透露出一股桀骜不驯,他是最勇猛的雄狮,他是连星星都能够摘下来的男人。


 


“小胜……”


绿谷出久轻轻喊了他的名字,用指尖拭去了爆豪胜己挂在眼角的泪水。他一把把孩童抱起来,让孩童的头埋进绿谷出久的怀里。


幼小的雄狮不希望任何人看见他的眼泪,那么他不看便是。


 


幼狮的身体发颤,绿谷出久轻轻拍着他的背。这对他而言真的算得上是个很大的惊喜了。他从未想到爆豪胜己会是这样一个……这样的一个人。


衣服的布料被濡湿,绿谷出久一边抱着爆豪胜己,想要默不作声地把袖子卷下来,遮住手臂上的疤痕。但是爆豪胜己握着绿谷出久手臂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我……”


有什么声音从幼狮的喉咙里、近乎扭曲地被挤出来,一点一点地往外蹦着字。


 


“除了我……”爆豪胜己咬牙切齿,“不会有……第二个人……欺负你……”


“嗯。”


 


爆豪胜己抬头就看见了绿谷出久笑盈盈的脸,绿谷出久俯下身,把自己的额头抵到爆豪胜己的额头上。


他闭起眼睛。


 


“小胜……真是成熟啊。”绿谷出久笑起来,“那以后就拜托你保护我了哦。”


 


“……当然!”


 


03


 


爆豪胜己能够明显感觉到,绿谷出久最近愈发的开朗了起来。


交到的朋友更多了,让他的空闲时间几乎都被和朋友的邀约占满,和爆豪胜己待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爆豪胜己说不恼怒是假的,他从来都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其他人夺走,可自己也没有什么法子。难得自己主动跑到绿谷出久家去却吃了个闭门羹,一次两次就算了,但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如此。他从房间的窗户往下看,绿谷出久基本上是每天等到他睡觉的点才堪堪从外头回来。


 


终于,在过了一段时间后,被他逮到了一个契机。


 


大清早的爆豪胜己就起了床,一看时钟才不过凌晨五点,爆豪夫妇都未从沉睡中醒来。他出生来第一次动作轻到不能再轻,自己刷牙洗脸披上外套就跑出去蹲在绿谷出久家的门口。清晨的温度还是偏低的,爆豪胜己出门的时候也没有穿太厚,凉意自然是不可避免。


外头越冷内里的火就越旺。爆豪胜己几乎在心里把绿谷出久骂了个遍,大多都是“懒猪”“他妈的怎么还不起床”之类。


 


所以当绿谷出久背上书包,拿好便当往门外走的时候,惊讶地看着这个明显在外面被冻得久了的爆豪胜己。小家伙出门在外面挨冻还忘记带了钥匙,如果不是绿谷出久今天出门出的早恐怕还得在他家门口冻上一段时间。


 


“小胜?你怎么……”


“你去哪了?”


爆豪胜己意外地平静,绿谷出久不止一次评价这小孩早熟,总能透过现在的年岁看到他今后成长起来的模样。他想了想大概就明白爆豪胜己说的是什么事情了。


绿谷出久蹲下身来,和爆豪胜己平视,装作不经意地摸到爆豪胜己的手:哦豁,冷的。绿谷出久心一横也不管爆豪胜己愿不愿意,总之就把他抱起来压在自己怀里。


“最近我去锻炼了。”


“锻炼?”


爆豪胜己半信半疑地摸了摸抱着自己的手臂,好像的确能摸出点肌肉的轮廓了。


“为什么突然要锻炼?”


他总是笃定自己足够强大,绿谷出久意外地举动让他不能不想多。


 


“因为在追逐梦想。”


——绿谷出久把额头轻轻抵在爆豪胜己的额头上,闭着眼,嘴角弯弯。爆豪胜己睁着红眸,这是他从未见过的表情。


他看见了,绿谷出久背后伸展出了翅膀,可以带他飞向天空。


 


04


 


废久想要成为飞行员。


飞上蓝天。想感受别致的自由。


 


05


 


成为飞行员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这让绿谷出久需要锻炼好自己的身体,同时兼顾自己的学业。同班的同学当中还有几名和他有着相同的志向,因而他们结伴,为了梦想打拼。早上或者晚上去跑步,去健身房运动。下雨天的话边在跑步机上挥洒汗水一边背国语英语课文,平常的话耳机里放着上课录的语音课程,然后他们绕着小城、绕着学校,脚上生风,像是马上就要腾空飞跃,前往未知的彼方。


 


06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一块玩儿的日子渐渐少了起来。他们之间本来就有着整整十年的差距,也许大多数时间是玩不到一块儿去的。绿谷出久有他的理论知识要学习,但爆豪胜己还尚处幼儿期,到处皮才是这个年龄段该有的举措。


但是这样就让他们彼此在每一次的相见中都能够察觉到对方和上一次的不同。比如爆豪胜己换牙了,门牙缺了两块这让他难得的少话了起来——因为门牙漏风话都说不清楚还喷唾沫星子不是一件很风光的事情;而绿谷出久的身高好像又奇迹般的长高了那么一点点,可生长速度明显比不上正在发育期的爆豪胜己,他们的身高差在逐步缩小——但绿谷出久梦寐以求的肌肉多少都显现出一些了,可完全不能让爆豪胜己感到服气。这么点肉,在他眼里算不上结实,迟早有一天会被他超越的。


而后到了高中三年级,绿谷出久就更加忙碌。忙着考试忙着飞招,能够碰面的日子少之又少。已经小学中段的爆豪胜己时常看见隔壁人家的灯是亮着的,甚至在他半夜起夜的时候也未熄灭。爆豪胜己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心里骂了一句蠢货怎么还不去睡觉,然后又愤愤爬上床,让心脏的脉搏速度经由生理的反常调节而加快,弄得怎么都睡不着,以至于第二天顶了个熊猫眼去上学。


……


上天不会辜负努力过的人,有一天隔壁的绿谷引子敲响了他们家的门,说有空一起出去吃个饭吧……


出久被飞行学院录取了。


 


07


 


爆豪光己当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当天晚上就带着爆豪胜己出门前往约定好的饭店。绿谷引子和绿谷出久已经在那边等着了,两位母亲特意把他俩安排坐到一块儿去。爆豪胜己抬头看了看绿谷出久的脸,因为一年的挑灯夜战似乎瘦削了不少,精神还没养足,眼底仍然残留着黑眼圈。


绿谷出久倒是从来就没变过,笑盈盈地对他说“小胜晚上好”,然后跟他说想吃什么都可以点,但是不要放太多辣,对胃不好。这样的嘱咐他听了整整三年,一开始的时候烦得要命,可如今分开了一段时间,再听到的时候倒觉得亲切了不少——至少这家伙还是关心他的,这脸蠢相竟从来没变过。


他心里窃喜。


 


08


 


绿谷出久要去别的城市上大学,这下子是彻彻底底的分开了。这么说起来,之前他们聚在一起吃的饭,更多的是有饯别的意思。爆豪胜己尚未了解其中的含义,但是他知道他和废久得分开一段时间,不再像是以前那般能够透过窗子见见隔壁的那人一眼,而是完全碰不上面,少说分开几个月,在假期来临前他们是不会有见面的机会了的。


 


“废久,你要走了吗?”


“是的,小胜……但这并不是永别,放假的时候我还会回来的,还可以和你一块玩儿。”


 


绿谷出久托着行李箱,爆豪胜己身上还穿着居家服就从家里跑出来,跑到楼下,攥住即将坐上出租的绿谷出久的衣摆。


 


爆豪胜己张了张嘴,自从绿谷出久拥有那个梦想以后,他查了很多书,最初只不过是认得一些片假名的程度,硬生生地让他啃下那么多还有平假名和汉字的资料,还有很多很多他看不懂的专业名词。


虽然并不是了解的那么透彻,但是他知道了,他想要做的一件事情——


 


“我也想成为飞行员。”


 


09


 


国中三年级的爆豪胜己面临的是毕业进路的问题。他毫不犹豫地在那薄薄的“毕业志向”的表格上填了雄英高中,也只填了这一项。


雄英高中和有名的飞行学院和企业合作,成为飞行员的概率非常之高。


 


老师在课堂上讲的东西他已经听不进去了,距离国中毕业还没剩几个星期,现在课上讲的无非都是些复习了滚瓜烂熟的知识,他闭着眼睛都能得到最佳的答案。


爆豪胜己止不住地往教室里的钟看去,不禁抖起腿——急的。越接近放学时间内心的焦躁便更加明显。


晚上是绿谷出久的航班归程的日子。绿谷出久已经二十五岁了,年纪轻轻就坐上了民航机长的位置,飞行时间也达标。他还记得一两年前绿谷出久第一次实战飞行回来后敲响了爆豪家的门。那天爆豪夫妇不在家,爆豪胜己一个人在房间里看书。听到这兴冲冲的敲门声他不用细想都知道是谁来了。


爆豪胜己打开门。


 


“喂,你这家伙今天是……”


绿谷出久扑进了爆豪胜己的怀里。国中的爆豪胜己身体抽长了太多太多,和成年的绿谷出久的身高几乎相同,而且还有长高的趋势。


爆豪胜己接住了笑得跟朵花儿似的绿谷出久——绿谷出久笑的那么开心,那么开心。让他想起了六岁的自己,那个清晨,绿谷出久抱起自己然后闭着眼睛的那一抹笑。


……那时和现在的情绪如出一辙。当年的绿谷出久脑海里拥有了梦想,而如今的绿谷出久——


 


“我真的可以开飞机了,有行程了。”


他的本人拥有了梦想。


 


爆豪胜己在绿谷出久撞进他怀里的时候顺势使了点力气把绿谷出久抱着让他的脚尖离地,爆豪胜己侧头看着埋在自己肩窝里的绿谷出久那么快乐,对方胸膛里的脉搏顺着互相触碰的皮肤一点点撞击着他的心脏。他们的体温趋于一致,共享同一份快乐。


成年的绿谷出久永远那么幼稚,反倒是爆豪胜己才像是已经二十多岁的那一个。他听闻后默不作声任由绿谷出久的熊抱。


 


“是吗……恭喜了。”


他说。然后绿谷出久将他拥抱的更紧了。


 


10


 


绿谷出久笑起来的时候像个小呆子,脸上对称的八颗雀斑都像是要飞起来了。永远长不大的婴儿肥的脸颊总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看看是否会流下新鲜果汁般的香甜汁水。


他的身上总有一股很奇妙的味道,香软的、也许是未成熟的奶味。


 


但是爆豪胜己并不知道只有他一个人将绿谷出久这个人看的那么透彻。


 


11


 


绿谷出久早上穿着制服出门,然后飞上一天再下班回家。除了特殊情况,基本每天负责的航线都是同样的。


然而这次绿谷出久负责的航线稍微有了点变化,他能够提早下班回家。否则按到平日,恐怕到家的时候都已经要八九点钟了。


 


12


 


“诶?这是什么?”


课间的时候教室出现了骚动,围在一块儿的女生们发出了惊叹,视线齐齐对着手机上的新闻推送。


“不会吧?”


“飞机失踪了?”


这几乎是世界上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其震惊程度顿时传遍了每个角落。对飞机相关的敏感让爆豪胜己也打开了手机,顶部窗口果然有一条新推送。


他点开屏幕,蓦地,握着手机的手剧烈颤抖起来,瞳孔不可置信的放大——


 


“速报!航班CA4715在飞行过程中与航站失去联系,疑似失踪——”


 


他熟悉到不能在熟悉了。


这是绿谷出久负责的航班。


 


13


 


接下来的日子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爆豪家的隔壁每天都有水泄不通的记者。机长的身份很快就被透露,家庭地址自然是能够被轻易地找到。


爆豪胜己无法接受,也不相信。


 


好端端的、那么大一架飞机,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失踪?


 


他尝试给绿谷出久打电话,短短数日打了几百个甚至上千个。他坚信绿谷出久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降落了——或许是因为迫降,但是绝对没有到最坏的那个地步。


航线途中经过的各国组成了搜查队,根据雷达最后显示的位置做了详尽的搜查。接下来的数个月,每一天打开新闻,都会有关于航班CA4715的各种各样的报道,可最终的结果无一例外的是“正在搜查”“未发现幸存者”……绿谷引子每天吊着一根神经,做母亲的永远不可能想让自己把结果想得那么坏。


可是几个月过去了,这架飞机就这样失踪了几个月,什么踪影都没有。各种阴谋论倍出,搜查队也基本断定机上的乘客和相关人员已经不在人世,频繁让家属做好心理准备。绿谷夫妇每天以泪洗面,爆豪夫妇只要有空就会去隔壁陪着绿谷夫妇。


 


爆豪胜己也跟着父母去到隔壁好几次,某一次他看着满脸是泪的绿谷引子,心里一直被压抑的不安顷刻间爆发、无限放大。他止不住颤抖的身体,连声音都是抖的——


 


“不会的……”


他说的那么轻。这个孩子王,高傲的王者,有一天竟然也会失去底气。可是他捏紧了拳头,手头上还攥着什么——他强迫自己一定要说些什么。


“DE……出久那家伙,绝对、绝对……”


“绝对没有事的。”


 


爆豪胜己的手心紧紧攥着,刚刚在信箱里拿到的雄英高中的录取通知书。


 


14


 


绿谷出久惊讶地发现自己和航空站失去了联系。此时飞机正在穿梭厚重的云层,看不见天、看不见太阳、看不见地面或者海水。


他捣鼓着飞机上的按钮,但是通信设备似乎都失灵了。索性飞机本身的发动机没有失常,还在平稳地飞行。


 


“不要太紧张,说不定待会儿就好了。”


副驾驶轰焦冻冷静地开口。


“嗯,我知道。”


绿谷出久说。但是他总觉得这一次通信失灵总有点奇怪,按道理来说,这并不是一件经常发生的事情。飞行的这一段航线也没有任何大型屏蔽信号的存在。


“说起来,今天你看上去倒是很着急啊。”


“嗯?”


“很急着回家吧。”


“对啊……家附近还有个人估计在迫不及待地等我回去吧……虽然他本人肯定不愿意承认啦……”


“哦……那个小鬼头啊,很粘你。”


“大概吧。”绿谷出久轻笑了一声。


轰焦冻问他:“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指的是?”


“你今年二十五岁了。”


“哦、哦。”绿谷出久这才反应过来轰焦冻说的是结婚问题。比起他,这个冷酷的大男孩儿从小到大就被很多漂亮优雅的女孩子追求,然而他却平庸地过了前二十五年的人生。


 


“其实我还没想好。这些东西,对我来说还太早了吧。”


“是吗。”轰焦冻淡淡说道,“也许是有人对你示好但是你没有发现——或者你们两个都没有发现。”


“这是什么啊?哑谜吗?”


“你猜。”


“嗯……”


绿谷出久总觉得轰焦冻并不是一个会主动提起这方面话题的人。但是既然提到了,说不定是他感受到了什么。


他仔细咀嚼这话里面的深意,自己倒是拼凑出了一个不得了的答案。


尽管他早有察觉。


 


“小孩子而已。”


“不要小看小孩子。”


“嗯……但是我们中间有十年的差距。说不定只是贪图一时的新鲜感。”


“我觉得他不是这样的人。”


“轰君还真是笃定呢……用了‘他’。”


“但是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谁。”


“好吧……”绿谷出久清了清嗓子,“但是我……”


轰焦冻立马打断他:“绿谷,你老实说,你自己心里没有动过想法吗?”


绿谷出久沉默。


 


“……但是这很尴尬吧。”绿谷出久没有正面回答问题,他巧妙地避开了,“我也许只是个邻家大哥哥的形象。”


“可是人是会变的。”


“今天的轰君很擅长谈吐。”


“忍不住了而已。”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但是正是因为轰焦冻,他终于腾出了足够的空间来思考这个一直被他刻意忽视的问题。


 


15


 


究竟是什么时候……那个孩子看他的眼神渐渐变了呢?


 


16


 


飞机仍然在厚重的云层当中穿梭,绿谷出久的心情仍然是蒙蒙一片。绿谷出久总觉得这个通信失灵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心里的不安愈渐放大……更让人心慌的是他们试图自行定位途经的位置,发现地图雷达也失灵了。


瞬间反应过来问题严重性的机长和副机长精神高度集中,他们的大脑飞速运转,开始制定可实行的方案。


 


17


 


二十八岁的爆豪胜己拥有令人羡艳的身材和帅气的脸庞,配上黑色的制服让共事的空姐频频侧目赞口不绝。只可惜那么条件这么好的人就是从未看上过哪个姑娘,做事起来像是精密的仪器,没有丝毫差错。


 


“今天的爆豪机长还是那么冷酷。”


众人评价道。


“为什么会这样呢?”


“不知道呢。”


“……其实我听说,爆豪机长有在意的人……”


“诶诶诶?怎么回事?”


“但是……”


“但是……?”


“但是那个人——”


 


“那个人已经过世了。”


 


18


 


已经十三年了。


爆豪胜己坐上驾驶舱。他坐上这个位置用的时间比绿谷出久还要短。


每次在对着清单检查驾驶舱前,爆豪胜己的大脑总会放空一会儿,然后脑海里止不住都是一个傻兮兮的脸。


 


到今天为止,CA4715航班已经失踪了整整十三年了。没有人发现机上的乘客,连尸体都没有,飞机残骸也没有。


绝望的绿谷夫妇接受了绿谷出久可能死去的事实,他们没有搬走,还住在原处,只是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所有人都认为这个航班的上的人都死了,只有爆豪胜己固执地相信那个人还活着。


 


——他才接触他的梦想没多久。


——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结束。


 


爆豪胜己松懈地时候就会用类似的借口让自己重新打起精神。十三年来,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思念这种东西是可以把一个人给逼疯的。


所以他那么努力地付出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早早坐上了机长的位置,飞得是绿谷出久之前的航班,但是航班号已经更改过了。


 


爆豪胜己的心又沉下去了。


其实分别了十三年,他快忘记那个人的声音了。


 


19


 


“这里是CA4715航班,附近是否有航空站听到?听到请回答。”


“这里是CA4715航班,附近是否有航空站听到?听到请回答。”


绿谷出久和轰焦冻复述同样的话,这厚重的云层快要穿越完了,依稀见到尽头有阳光,是暖色的橙。


他们迷迷糊糊地看见了陆地,前方是似曾相识的机场,可和记忆中的似乎又差了很多。他们还没有收到任何回复,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


 


“准备迫降。”


 


20


 


“这里是航空站,CA4715航班,未查到你们的航线,你们的起飞地是在哪里?”


 


21


 


爆豪胜己负责的航班已经准备就绪,乘客都坐上了飞机,所有仪器都检查完毕。这时候他的耳机里传来了航空站负责人的声音。


 


“航班延迟。”


“为什么?”


爆豪胜己皱眉,今天的天气好的不能再好,机场也没有要维修的东西,航班准时,为什么平白无故地要求延迟航班?


 


“……一架自称是CA4714航班的机长向航空站发出了降落请求。”


 


22


 


爆豪胜己几乎是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CA4715……


CA4715……


 


CA4715……


 


十三年了,这一串英文加数字就像是神秘的代码,锁在他心头,把他所有的感情都尘封在里头。


但是他忘记了,从未发泄过的情感挤压太久终有一天会爆发。爆豪胜己快步走出驾驶舱,连接机舱的梯子还未被收起,他从梯子上跑下来,站在空地上。


不远处有一辆飞机正向机场驶来,是已经被淘汰的型号,机身上刷着航空公司的标识,旁边还有着——


 


CA4715。


 


23


 


这是梦吗?


爆豪胜己无法将目光转移到任何地方了。他站在那看着那架航班优雅的降落,像是姗姗来迟的绅士。不远处的航空站终于有人反应过来这架航班的事情,十三年过去了,这些东西早就长眠在了历史的长河里。如今它的猛然出现,让人们的记忆复苏。


CA4715在跑到上滑行,没有任何问题,没有任何故障,那么顺利的完成了一次十三年的飞行。


 


24


 


CA4715的乘客一个个从飞机上走下来。爆豪胜己就站在梯子旁边,等着乘客散尽以后,那个人会不会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机场封锁了CA4715降落的消息,派人将所有乘客请到别处。如果这件事情过早曝光一定会掀起轩然大波,他们必须要先保护好乘客的个人安全。


乘客们满脸迷茫,看着熟悉的机场好像比原先更大而且新颖,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扩建过了。


 


25


 


绿谷出久走了出来。


他看见地面上有个挺拔的青年站在那,直勾勾地盯着他。黑色的制服穿得服帖,他知道这是机长的制服。可是他很好奇,为什么这个人要莫名其妙地站在这里等着他呢?


那个人长得很高大,可能差不多快一米九。金发红眼,轮廓凌厉——特别像……


 


“废久。”


绿谷出久却听见那个人这样叫他。


 


26


 


十三年过去了,这个人和当初一样一点都没有变。时间像是在他身上凝固了一样,好像那会儿乱成一团的世间和他们丝毫没有关系。


绿谷出久听见他的呼唤以后似乎是愣了一下——是啊,有谁能想到地面上早就已经过去了十三年了呢?


 


看到绿谷出久愣在原地没有继续往下走,爆豪胜己直接迎身上去一把把人拽下来,死死抱在怀里。和十几岁时候的他不一样了,这一回他足够结实,能够让绿谷出久完全窝在他的怀里。


爆豪胜己的喉头翻滚着——


 


“我就、知道……你他妈,绝对、不会有事的。”


 


这个拥抱太疼了,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全身的骨架仿佛都要被揉碎。爆豪胜己把自己的脸死死埋在绿谷出久的肩窝里,对方身上的味道从来就没有变过。


 


27


 


绿谷出久试探性的摸了摸爆豪胜己的脸,这张脸让他太熟悉又太陌生了。他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个在他印象里还是个少年的人顷刻间会变得如此成熟,身上的雄性荷尔蒙熏得他脑袋晕乎乎的,也许这是个梦?


 


“是……”他贴在爆豪胜己的耳边问。


“小胜、吗……?”


 


28


 


爆豪胜己听到这阔别了十三年的“小胜”,终于忍不住了。


绿谷出久的脸、绿谷出久的快要被他遗忘的声线,和记忆中的完全一样。这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让人发疯的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掰过绿谷出久的脸,把自己的嘴唇朝对方的嘴唇贴过去,死死咬住、交缠。


 


这种失而复得——


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去交换这个未知的秘密——


 


-Fin-



那啥,作业太多了要画不完了!

所以这周不碰电脑了!

(σ′▽‵)′▽‵)σ祝大家开心不要拖着作业最后再写

OTZ


送给管子 @多用途tube子 的生贺
生日快乐!
以后也要快乐搞CP❤️❤️❤️❤️

谢谢各位啊啊啊啊!!!!小料完售了!!!😭😭😭!本来不打算通贩的!现在可以看情况反馈来考虑😭😭😭真的谢谢各位

虽然里面一句台词都没有就是了(其实有一句!!!!)

土下座——顺便谢谢摊子上的各位辛苦了!!

我去床上滚一会儿


好久不见的勝久啦!
给他洗了个澡!!(❁´ω`❁)

约的头像
打上码OTZ
折寺咔太棒了!!

不走心摸鱼(○` 3′○)

因为爱豆太帅在演唱会现场哭出来的小久

乐队咔太帅啦!!!!

折寺胜出真的给我的感觉就是无限遗憾和无限可能的开端😭😭😭😭

小料的封面
反正不会通贩(。ò ∀ ó。)
放出给大家快乐

随缘小料本笔记本

文字信息

作品名:pousse cafe

作者:啊庄庄庄庄球(web:@ 名字很长的啊庄)

CP:爆豪胜己&绿谷出久

页数:12p

价格:15rmb

封面材质:星河纸

只有场贩!场贩!场贩!不限购!不限购!不限购!

凡是购买小料本就送封面拍立得无料(○` 3′○)送完即止

是分手的HE!